废黜央行、抛弃比索、彻底“美元化”!——阿根廷经济政策的机遇与挑战

嘉盛市场分析9个月前行情分析

  全面实施美元化政策、放开资本、关闭阿根廷央行、将阿根廷从南方共同市场中脱离出来——阿根廷总统大选即将举行,在初选中取得领先优势的极右翼候选人哈维尔·米莱(Javier Milei)宣布经济政策,旨在使阿根廷成为拉丁美洲第三大经济体。这一政策宣言引发了全球对阿根廷经济的担忧。

  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阿根廷就面临严重的通货膨胀问题,这使得其国内货币比索的购买力不断下降。为了避免货币贬值的风险,很多阿根廷人选择将资产转化为美元,以此作为避险手段,以对冲阿根廷目前接近115%的持续通货膨胀率,以及当地比索的贬值。事实上,许多房地产交易和大额交易都是以美元为单位进行的。这种对美元的偏爱并不是偶然,而是阿根廷经济不稳定的直接反应。公众对于全面美元化的接受程度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问题。如果这一政策没有得到广泛的支持,它可能会面临执行难题,甚至会导致经济动荡。

  在10月22日的选举前,米莱面临着右翼和左翼传统政治候选人的激烈竞争,他表示,部分阿根廷人换购美元的行为,有效解释了为什么阿根廷应该摆脱比索。米莱和顾问已经讨论了一个九个月到两年的时间框架。

  阿根廷民众针对米莱的美元化计划已经出现争议:支持者认为这是解决通货膨胀问题的解决方案;而反对者则认为这是一个不切实际的想法,将牺牲该国设定利率的能力,控制货币流通量以及充当最后贷款人的角色。

  “米莱的美元化论点是,价格稳定是不可能的,中央银行的独立是幻想,”自由前进党的参议员候选人胡安·纳波利(Juan Napoli)说。纳波利承认,阿根廷尚未准备好全面美元化。

  “这需要我们之间的巨大政治协议,还需要足够的储备,”纳波利说,“中央银行目前的净外汇储备严重亏空。"这需要一段时间,不会立即发生。”

  美元化曾在其他地方尝试过,通常的做法是以固定汇率将本地货币替换为美元,或者在市场中干预以将本地货币与美元“挂钩”。但这样做将使中央银行失去其货币政策制定的角色,通常仅负责处理储备管理和支付系统等技术和行政任务。

  例如,阿根廷在1991年根据总统卡洛斯·门内姆(Carlos Menem)的新自由经济政策将其比索与美元挂钩,甚至讨论了全面美元化。然而,由于一场严重的经济危机和比索的抢购引发了骚乱,货币局崩溃,该国被迫在十年后取消了与美国的挂钩。

  又例如,玻利维亚采用了美元挂钩,委内瑞拉实行了准美元驱动的经济,而厄瓜多尔、萨尔瓦多和巴拿马则正式使用美元。津巴布韦美元化后,尽管经济学家估计其本地经济的80%仍以美元结算,但最终还是放弃了美元化。

  然而,阿根廷是大豆、玉米和牛肉的主要全球出口国,在电池金属锂方面拥有世界上最大的储备之一,并在巴卡穆埃尔塔(Vaca Muerta)拥有巨大的页岩气和石油储备。阿根廷政府还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有着440亿美元的贷款计划,这意味着经济政策制定常带有附加条件。官方数据表明,阿根廷人拥有高达3710亿美元的美元资产,其中大部分位于当地金融体系之外,反映了数十年来人们将非比索储蓄置于政府无法触及的地方,削弱了国内经济。

  米莱在8月同IMF会谈,美元化是会谈的一部分。如果阿根廷美元化,其6500亿美元经济将成为迄今为止最大的美元化实验。

  然而,许多阿根廷人担心美元化后将使国家失去经济独立性,过度依赖美国。近几个月的民意调查显示,更多的人反对这一想法,尽管一些新的调查表明支持率正在上升,因为通货膨胀已经达到顶峰。

  米莱的总统竞争对手,经济部长塞尔吉奥·马萨(Sergio Massa)和保守的前安全部长帕特里西亚·布尔里奇(Patricia Bullrich)都否定了美元化的想法。

  尽管IMF尚未就这一计划发表评论,但许多专家将其视为一个激烈的举措。“对我来说,这是最后的绝对手段,”前IMF首席经济学家、现任学者奥利维尔·布兰查德(Olivier Blanchard)说。“放弃汇率灵活性非常昂贵。”

  前美国财政部成员、现任美国OMFIF政策智库成员马克·索贝尔(Mark Sobel)表示,美元化意味着当局将失去充当最后贷款人的能力,这将“加剧金融系统的脆弱性”。他表示,中央银行需要停止印钞来资助财政部,削减财政赤字。

  对许多人来说,问题在于阿根廷储户对美元的热爱势头不减。在1989年和2002年政府没收、冻结或强行兑换存款的情况下,许多人曾经遭受损失,自那以来,对政府建立信任一直很困难。

  “美元化是一个巨大的幻想,是一个大的竞选谎言,”曾在布尔里奇的经济计划上工作的经济学家法昆多·马丁内斯·马伊诺(Facundo Martinez Maino)说。“即使阿根廷是最狂热、最热衷于美元化的支持者,现在也不可能认真提出这个主张。原因很简单。阿根廷没有储备。”

  在最近的公开争论中,米莱表示,布尔里奇的计划是“懦弱、冷淡的,最终会导致恶性通货膨胀和血腥的美元化。”

  美元化的支持者表示,美元化将提高该国的风险溢价——这对长期受苦的投资者来说是个好消息——并且应该通过首先转化现金来实现。

  根据中央银行的数据,阿根廷的现金流通和存款的货币基数为6.15万亿比索,按官方汇率约合175亿美元。然而,根据广泛使用的平行汇率,这只有84亿美元。

  “这已经是阿根廷人每天实践的一个原则。他们将大量的美元放在家里,”瑞士的瑞卡多·格拉西(Riccardo Grassi)在瑞士的对冲基金会议上表示,该基金参与了阿根廷2020年的巨额债务重组。“美元化是一个理性的想法。”格拉西说。

  在布宜诺斯艾利斯市中心的街头,到处都有与比索价格并列的美元价格。有些东西——房子或汽车——已经与美元紧密联系在一起,并且价格昂贵,而其他价格则由补贴支持,包括公用事业、燃料价格和公共交通。一些当地企业已经选择至少部分用美元支付工资。约20%的当地银行存款是美元化的。

  前IMF西半球主管克劳迪奥·洛瑟(Claudio Loser)表示,全面美元化将对经济造成“可怕的冲击”,因为比索持有者将以非常高的汇率兑换比索、稀释储蓄。

  阿根廷的货币问题复杂且充满挑战。美元化可能为经济带来稳定,它可以带来短期的稳定和长期的增长;但也可能限制国家在面对经济挑战时的应对策略,使国家失去一部分经济自主权。这都是一个值得深入研究和讨论的话题。

  阿根廷的经济之路曲折而艰辛,而这次面临选择也不例外。期待阿根廷能够找到一个既能确保经济稳定又能满足人民需求的最佳方案。

标签: 美元IMF

相关文章

美元空头头寸持续增加,周二美联储理事讲话将是走势关键!

—美联储理事沃勒周二的讲话料将影响外汇和美元走势。投机客对美元依旧悲观,在继续增持空仓。 外汇投机客的美元空头头寸继续增加。尽管1月以来美元走强,但市场对美元仍持悲观态度。 美国商品期货交易委员会...

9月19日外汇交易提醒:美联储决议强势来袭,或将支撑美元继续走强

  北京时间周一(9月19日)亚市早盘,美元指数微跌,目前交投于109.51附近。美元指数上周五小幅下跌,但上周仍录得涨幅,因为投资者预计美联储本周加息时仍将保持激进。   在美国数据显示消费者信心...

9月28日财经早餐:耐用品订单数据好于预期,美元再度刷新逾十个月高点,金价失守1880创逾半年新低

  周三(9月27日),美国公布的耐用品订单增长0.2%,远高于预期和前值,进一步凸显美国经济的韧性。受这一数据提振,美元指数跳升至10个月高点106.74,美股三大股指下挫,现货黄金跌破1880美元...

12月20日财经早餐:纳指再创历史新高 投资者无视美联储官员警告 日本央行维持负利率

周二(12月19日),华尔街延续涨势,无视美联储政策制定者试图抑制降息预期的警告。 纳斯达克100指数再创历史新高,标准普尔500指数上涨0.6%,迅速逼近该基准指数的历史最高点。蓝筹股道琼斯工业平...

美元反常下跌的原因找到了!美联储终迎来加息“终曲”?超级行情今日重磅来袭!

  北京时间7月26日亚市早盘,美元指数窄幅震荡,目前交投于101.36附近。美元指数周二微跌0.11%,收报101.27。投资者希望本周举行的三场央行会议将为货币政策前景提供指引。美国经济极具韧性的...

美元兑日元震荡上行,多头趋势延续

日元兑美元周一盘中再次下跌,但上行势头仍在延续。在这种市场环境下,很明显买家仍然倾向于在每次价格下跌时抓住机会。这种动态是由于利率的永久性差异鼓励市场参与者进行掉期交易,使他们能够在每个交易日结束时积...

关闭广告
关闭广告
×